美国联邦遗产税介绍

美国现代意义上遗产税是于1916年立法开征的,其目的是为应付每次世界大战而筹资,赠与税也于随后后不久开征,几经变化,1976年,修改了联邦财产转移税,将原分别适用于遗产税和赠与税的两套税率,统一为同时适用于两种税的同一套税率,因此从严格意义上税,遗产税和赠与税都不是再是独立的税种,而只是财产转移税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过习惯上,人们不是将它们作为两种税看待。美国三级政府都征收财产转移税,但财产转移税主要是由联邦政府征收。1991年,联邦政府、州政府、地方政府征收的财产转移税占全部财产转移税的比例分别为72.1%、27.2%、0.2%。

美国早在建国初期就曾尝试过收取遗产税,但是当时只是作为在战争时期的应急措施。在战争结束后,国会很快立法停止对遗产税的临时性征收。

191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税收法案》,在完善了美国个人收入所得税征收体系的同时,首次将遗产税的征收永久化和制度化。在最初的法案中,征收的起点非常之高,当时5万美元的起征点相当于现在的一千多万美元,最高税率只有10%。20世纪,在推行罗斯福的“新政”期间,遗产税被当做实现社会公平、建立福利保障系统的有效手段之一,最高税率从10%骤然提高至77%,并一直维持在这个水平直至上世纪70年代末期。1976年美国国会对遗产税的结构做出调整,将捐赠税同遗产税整合在一起。1981年,遗产税最高税率降至50%。

2001年,小布什总统将减税作为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手段。在大幅度降低个人收入所得税税率的同时,对遗产税征收做出较大调整。根据2001年和2003年两个税务改革法案,美国的遗产税起征点开始从67.5万美元逐年增高,直至2009年的350万美元,而税率则从55%随之逐年递减至2009年的45%。

2010年,由于国会共和党同奥巴马政府难以就遗产税问题达成协议,美国国内税务署不得不停止就这个税种的征缴,当年驾鹤西去的美国富豪们,自1916年以来首次得以将毕生所得分毫不损地留给子孙。

2010年末,受到议会中期选举失利的影响,奥巴马总统被迫同共和党签了一纸城下之盟,在延长小布什时期的收入所得税税率的同时,同意将遗产税起征点定为500万美元,税率为35%。但是2010年的协议有效期只有2年,所以在2012年的“财政悬崖”谈判中,遗产税再次成为两党斗争的焦点之一。

在美国的政治谱系中,一直以实现“社会公平”为己任的民主党在过去近百年中一直努力推动遗传税的征收,并希望通过降低税率、扩大征收范围,让“有钱人”多为社会“做贡献”。

在围绕着遗产税的争论中,民主党的支持者们认为,近些年来美国日益严重的贫富分化问题对社会发展产生了极大的消极影响,尤其在整体经济遭受打击的情况下,贫困人口增加,中产阶级规模缩水,掌握了大量财富的极端富裕阶层受到冲击最小。遗产税被认为是缓和社会矛盾、推动经济向正常方向发展的一个积极元素。同时因为起征点相对较高,只有很少的人口受到这个税种的影响。联邦政府得以获得大量收入,用以支付因经济不振所带来的急剧增长的福利开支。所以遗产税也被有些人认为是一个成本很低的提高社会福利的途径。

而右倾的共和党则以反对大政府、提倡低税率著称。当九十七年前国会通过法律首次开始征收现代意义上的遗产税时,共和党便给这个税起了个不太好听的外号:“死亡税”。此后也一直试图在联邦和地方政府中极力提高这个税的起征点。

共和党人认为这个税种最大的危害是严重影响了经济发展。他们认为,因为征收的对象是社会中的富裕阶层,因而极大地挫伤了这部分人对经济进行再投资的积极性;同时共和党还引用一些相关的研究来证明在目前的税务制度下,美国遗产税的征收成本极高,是收入所得税征收成本的5倍,几乎抵消了税金给国库带来的收益;此外,这个税对中小型家族性企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非常大,一些规模小、收益低的企业继承人,除非将现有产业进行变卖或抵押,否则难以支付税金。

遗产税的反对者还指出,由于现存的税务体系极端复杂,很多富人在专业的财务管理机构的帮助下可以合法地避税,也影响了征缴的公平性。

由于民主党和共和党在理念上的巨大分歧,导致每次涉及税率改革的谈判都充满了火药味。不过最近一次较量,共和党在遗产税问题上取得了一次胜利。在1月初结束的 “财政悬崖”谈判过程中,奥巴马极力要求将富裕家庭的个人收入所得税税率提高到小布什执政以前的水平,同时将遗产税起征点下调至350万美元。后来在激烈的谈判过程中,为了换取共和党在所得税上的配合,奥巴马在遗产税问题上做出巨大让步。两党在最后时刻达成协议,年收入40万美元以上人群的所得税税率提高,但是遗产税起征点定为525万美元,税率固定在40%。这个刚刚出台不到两个月的遗产税新政,对美国的世家富豪们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如需转载请注明芮迪美国置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