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收入群体开始抢房 2017年豪宅数量激增20%

据美国房地产搜索引擎网站Trulia报道,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上标价的100万美元以上的待售豪宅数量激增22%,而500万美元的房产数量增多高于2002年的5倍之多。

根据上周三Trulia公布的的报告,在美国一些沿海地区城市,找一个不到100万美元或更多的房子可能更困难。自2012年来,购买百万豪的美国家庭份额从1.6%增加到3%。

报告称,当前在全美100个最大的城市地区,现价高于100万美元或更多的待售房屋比例为4.3%,这一数字比2002年初高出4倍。

在旧金山市场,三分之二的待售房屋售价高于100万美元以上,比例大于2012年时期的22%左右;在奥克兰附近,四分之一的家庭住宅价格超过100万美元。而六年前,只有5%的家庭房产价格超过了100万美元。

根据报告,在参与统计的100个大城市中有86个大城市标价500万美元的房产数量增多,当前大约7000处房产占比总数量的0.28%,高于2002年的5倍之多。

另据Realtor.com研究显示,百万美元房产的数量激增并不意味着住房市场泡沫更大的迹象。美国房产的价格中位数在2017年夏天首次触及27.5万美元,不过截至2017年12月,这该中位数已降至27万美元,仍高出2016年同期的8%。

此外,根据市场观察网站(MarketWatch)调查显示,虽然许多地区仍存在库存问题,但市场普遍预期2018年房价还将急剧上涨。尤其对于许多美国工薪阶层来说,由于经济衰退、供应有限、利率提高、住房市场复苏等原因,攒钱买房变得越来越困难。

【推荐阅读】

外媒:美国房价新一轮暴涨 政府抢购地皮以防变成豪宅

凤凰iMarkets编译自ZeroHedge网站,就像2009年时全球金融体系崩溃时出现的历史性趋势一样,美国国内房价看起来又一次出现了暴涨,其涨幅似乎能够与亚马逊或Facebook最近的股票价格趋相媲美,而不是作为一个经济运行中的价值储备载体来发挥稳定性能。这可能与目前美国国内的整体通胀率情况大致趋同。

图1:美国国内房地产价格指数变化趋势。

当然,房地产价格上涨对部分私募股权公司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在上次的房地产市场危机发生后,他们已经预先抢回了取消赎回抵押品的权利,但这些企业对房地产价格的助推,却又一次让普通美国家庭几乎找不到自己能负担得起的住房。

正如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Pew Charitable Trusts)所指出的那样,美国全国各地的市政当局都在突然抢先挖出一个个拖车式活动房屋公园,以防止这些地方被改造成下一个豪宅项目,同时也希望借此能够为普通人维持一些经济适用房选项。

在科罗拉多最昂贵城市之一的心脏地带,伊莎贝尔·桑切斯(Isabel Sanchez)七年前以6000美元的价格买下了一个移动的家(拖车式活动房屋)。她的四居室活动房屋现在就安静地停在那里,每月还可以为他带来355美元的租金。

伊莎贝尔·桑切斯一家的活动房屋停车所在地——博尔德公园,也是她们一家生活的地方。这里曾经是嬉皮士出没的场所,现在却有很多小房子和活动房屋沿着绿树成荫的街道彼此紧紧相连,它们大多数都属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产物。坐在自己一尘不染的客厅里的蓝色扶手椅上,现年55岁的伊莎贝尔·桑切斯表示:“我喜欢这里,也喜欢这个社区。”

图2:伊莎贝尔·桑切斯在自己的拖车式移动房屋前面。

有部分经济适用房的倡导者表示,现在,像这样经济实惠的社区在美国国内很难找到,因为全国各地的房价正在飙升。而在一些闹市地区,房价上涨促使公园所有者将这些土地开始卖给房地产开发商。美国国家消费者法律中心负责人卡洛琳·卡特(Carolyn Carter)表示:“当抵押贷款危机来临时,它的速度放慢了,现在又开始升温了。”

因此,在博尔德和其他一些地方,市政当局已经开始购买这些公园,以保证当地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能够负担的起这里的房价,也能够住有所居。这些政府机构已经开始购买活动式房屋公园并进行修葺,然后将其所有权移交给当地居民或非盈利性的公益组织,条件就是他们要保证当地的房租处于较低水平。

去年,俄勒冈州波特兰的房屋委员会资助了一项交易,将一个移动家庭公园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而科罗拉多州的皮特金县正在购买一个类似公园,该地方政府打算为在本地区工作的人预留居住地段。今年夏天,博尔德市地方政府也收购了一座公园,其目标就是改善基础设施和维持经济适用房用地。

经济适用房倡导者们认为,保存移动家庭公园的最佳方式是将它们变成居民拥有的合作社区。但是在博尔德,土地是如此宝贵——公园需要非常多的基础设施升级——低收入居民无法独自为购买地皮提供资金。

皮尤研究中心指出,大约有800万美国人生活在全国各地的拖车式活动房屋公园里,当他们的土地被出售给下一个住宅开发商时,这些人别无选择,只能争先恐后地寻找新的住房。

大约有2000万美国人住在人造房屋里——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些房屋是在工厂里建造的,而不是在工地上修建的——其中大约五分之二的人造房屋可以在移动家庭公园里找到,它们主要分布在郊区和远郊。

移动住房是低收入者住房的重要来源。但对居住在移动家庭公园的人们来说,房屋所有权是不稳定的。因为他们不拥有房子或拖车下面的土地,如果公园关闭,他们就不得不搬走。

许多移动住宅并不是完全的移动设备。在丹佛一家非营利组织工作的桑切斯表示,如果不得选择搬家的话,她很可能会搬离此地,因为自己的移动房屋是最近才刚刚建造的。而她女儿一街之隔的房子可能会出现不同的故事。后者的移动房屋已经在那里停放了40多年了,就像公园里的其他大多数房子一样。

对于部分城镇居民和生活在流离失所状态中的很多人来说,关闭移动房屋公园无疑就是产生一次危机,因为他们不得不人争相出走并寻找新的住房, 埃丝特·沙利文(Esther Sullivan)是丹佛科罗拉多大学的社会学家,她专门研究过德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的移动房屋公园问题。在她的研究中发现,那些同意重新划定公园的市议会成员们通常都认为,公园居民可以搬进其他地方的低收入住房。但事实情况并非总是如此。

与此同时,国家非营利组织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他们帮助这些居民组成合作组织,并为他们提供资金帮助。

来自美国消费者法律中心(National Consumer Law Center) 的卡特则表示,保护移动家庭公园的一种方法是,给那些生活在这些地区的居民一次机会,让他们以公平的市场价格购买公园地皮。一个名为ROC USA的全国非营利组织将在公园所有者的允许下,帮助当地居民形成合作组织并为他们提供购买资金。截止目前,ROC USA已经在美国国内赞助了大约200个学生社区。

卡特表示,目前至少有19个州拥有帮助居民购买公园的法律规定。一些州则要求公园所有者在出售公园之前要提前数月通知当地居民。其目的就是满足居民进行分区更改的要求,或者允许他们组织成立房屋业主协会。而其他的州则在公园关闭时向原居民免费提供资金,以帮助他们支付搬迁费用,或者要求公园所有者们共同出资购买地产。

当然,人们也可以通过逆转美联储延续十多年的错误政策来减少对豪宅的人为需求。不过,这有可能会刺穿另一个令人生厌的经济泡沫。

图3:标普500指数变化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