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请不请中介,这是技术活 | 留学中介全解析

“你说我到底是请还是不请呢?请哪个好呢?”

AP考试周的间隙,Abby在潮湿无光的楼梯口向我抛出了这个问题。我们并不是在讨论一周后的prom;相反,我们正在聊一个对于所有准留学生,家长和老师来说都非常敏感的话题——中介。

Abby和我并非从高一开始就是同学。高一在校本部担任外联部部长的她在高二刚开始的时候从有着悠久历史的本部来到了校园的另一边,国际部。每天,她除了要面对五门AP的狂轰滥炸,还要考虑自己一年后的申请。看着身边越来越多的同学提早行动,她也开始客观地考虑这个能够决定她大学生活的重要问题。

近年来,随着赴美留学生人数的指数增长,中介市场也顺其自然地发展壮大。传统中介,例如新东方,啄木鸟,启德,已经不能满足留学生们越来越高的要求;更多美国中介,比如佳桥,拓思,顾瑞,打入了中国市场。

但不管是中国本土中介还是美国全外教中介,它们所能提供的服务都各有千秋——这也就是Abby纠结的源头。而现在正在全脱产备考SAT并且已经签了中介的Claire也告诉我,中介这个东西,一分价钱一分货。

国内中介,良莠不齐,价格自然也参差不齐。在新东方,学生可以拿着成型的分数和活动经历去签合同,落笔的那一刻,29800现金也要铿锵有力地拍在桌子上。可这将近三万块钱的现金只能包含2到3所学校的申请和文书写作。

想多申?没问题,每增加一所学校按排名不同来收费,而最后的费用,并不是之前的29800——被Yale录取和被Texas-Austin录取,费用当然是不一样的,因为它们中间差了近50名。当然,新东方的workshop则会负责一些比较拔尖的学生;他们带着托福100+和SAT2200+的标签,当然享受着与常人不同的服务,和价钱。

啄木鸟的精英全托计划则让我想到了小时候的玩伴上过的午托班。20-23万的价格包括了50个小时的VIP课程,专职助教一对一全程关注,钻石级老师帮忙修改文书,3次托福报考,3次SAT考团,以及各种活动资格。顾问会根据学生情况不同来签“担保协议”,如果最后申请没达到协议承诺内容全额退款。

Claire说,国内很多活动,啄木鸟都在其中分了一杯羹,因此许多活动经历匮乏的学生愿意掏这20万——不仅是因为担保协议给自己心里买了个踏实,而且他们还有可能成为许多出版作品的前言作者。

啄木鸟官网上赫然写着“签约保录”四个大字。

启德教育,这个老牌中介被Claire称作为“性价比还算高的国内公司”。费用根据最后录取学校的排名收费,2-7万不等;当然,全聚德的学生也能得到全额补偿。每个顾问负责20-30个学生,而这些老师当然更愿意照顾一些“好学生”,以此来壮大公司名誉。

这不到10万的价格好处就在于,想学金融的学生能够得到相应的银行实习机会——虽然这不如啄木鸟的“钻石级服务”来的高端,但至少也往各位申请者的简历上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些水平参差不齐的国内机构显然有掺水的成分

打开2014启德美国名校录取捷报榜,排名前50的学校中99%都是本科背景为一本高校的研究生录取结果;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本科被哈佛录取的案例,那个女孩儿今年也已经大三了。

打开启德的网站,“78分托福进波士顿大学”的大标题赫然在目;而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标题背后,却是令人失望的“你要查看的信息不存在或者已被删除”。

而新兴中介的服务让人看起来更加靠谱:每位学生会被分到一个顾问,而这些每年带不超过10个学生的顾问要么是在大学有着十几年招生经历的前招生主任,要么是在美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海归。顾问和学生之间会用email或者Skype联系,当然,佳桥的顾问们会常驻中国,与学生进行面对面交流。这些中介只负责申请过程,也就是文书写作、表格填写,等。

专业的服务当然会有专业的价格:顾瑞13万,高三比高二便宜;而拓思和佳桥则是按照顾问水平来收费,10-20万不等。家长们选择这些中介自然有他们的考虑:孩子在出国之后,中介仍然起到了照顾他们的作用。且不说请这些更为专业的中介,最终结果当然更好,仅是学生在美仍能收到公司照顾的担保就让许多家长动心。

Claire选择的则是“小型中介”。这些工作室每年只收5-10个学生,服务模式分为全程式和半DIY式,价钱都不超过10万。半DIY的顾问只负责一些琐碎的事情,比如帮学生改文书中的错误,填一些表格,与AO预约面试时间。Claire觉得这种模式反倒给了她很高的自由度,不管是从价钱方面来说还是从服务内容方面来讲。

所以大家为什么要请中介?

H很真诚,又似乎很随意地跟我说:“我觉得中介肯定能帮我申上一个更好的大学”。在二线城市上着并不怎么专业的AP班的他,也在每天八个小时地准备将要到来的二战SAT。

因为AP班的老师并没有得到美国大学理事会授予的科目授课资格,而且“心理老师说把一周四节的心理课减到两节就减到两节“了,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1.脱产准备标准化考试;2.把申请交给中介。在谈到和中介相处的情况的时候,他说,觉得跟中介有很多共同话题可以聊,也很相信他能明白自己的梦想,从而帮他申请到dream school。

但其他人显然不是抱着这样的动机来请中介的。

不同于H,Abby所在的国际部隶属于国内一线城市的名校,提供的AP课程的门数在全中国都是数一数二的;虽然老师流动性比较大,但是无论是哪一位老师,都有着至少十年以上的AP课程教授经验。学校虽然小,学生数量也不多,但是却有着多达40个大大小小的社团。在这样的一种氛围下,Abby自然对中介的要求不只是停留在“帮我申个更好的大学”上。

Abby已经在为“我的GPA怎样才能全A”和“我的CR怎样才能700+”这些问题而烦恼,她不想再花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去上网寻求“申请时表格怎么填”的答案。她选择把这些琐碎的事情都交给中介去做。同时,中介对她来说,也是个小助手:他们不仅能够帮助她选择更适合自身的学校,而且也能提醒她,在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事情。顾问一定比她了解的更多,“中介是一个很好的信息来源”。

作为Abby的学长,已经顺利结束申请季的Steven倒觉得,中介不能改变什么。一个人如果够勤奋,够优秀,也能深刻地反省、挖掘自己的话,请不请中介都无法改变他去的了MIT的事实。他在看到身边同学忙不迭地请中介的时候自己并不着急,反而有一丝解脱。“如果大家都请中介我不请,那么学校的老师就能专心致志地帮我修改文书;反过来说,如果大家都不请中介,那我反而要去请了”。

诚然,一个中介如果顾问负责学生的数量太多的话,其效果一定不如一对一的效果好。就像他说的,选择在学校老师的帮助下申请,“这真的不是自不自信的问题”。

除了“脱产党”和“AP党”之外,J好像又属于另外一个群体。对他这个即将出国却还在普高坚持上课的人来说,“参加中介机构最重要的是去获得一个氛围”。在中国的普通高中,平均每十个人之中才能出现一个出国党。在一个60人的班级中,其他54个人都在撇下自己,奋战高考的味道真的不好受。

即使有意召唤校内所有出国学生并携手共创未来,效果也是很有限的。这种难过随着申请季的迫近,变得越来越严重。“SAT,托福,ESSAY,申请材料,学校功课,期末考试,会考,真的是可以把人忙得焦头烂额。周围不出国的学生也各忙各的不再来理你。出国党孤军奋战的同时,甚至还会出现自身出国的复习计划被校内的高考复习计划打乱节奏的现象”。

而在中介,所有相同的人聚集在一起,不仅为J营造出了一个很好的学习氛围,更能让他们这种特殊人群感到无比踏实。这种氛围在时刻提醒着他们“你不是高考党而是出国党”,专业人士的指引也会让他们在最忙的时间段不至于找不到方向。“中介提供的这种氛围,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那,到底怎么选中介?

筛选中介的标准,对于H来说,除了名气以及之前的成功案例,顾问与自己的契合度也是很重要的。Nicole在这一点上和H的想法是一样的。她曾经很兴奋地告诉我,她发现她和顾问一下子就找到了共鸣。他们都喜欢相近的事物,对许多事情都有着相同的理解。找到这样一个人已经很可贵了,但最幸福的是Nicole可以放心地把自己未来的四年旅程“托付”给他。“我感觉他能够帮我很好地了解自己。通过他,我也发现了陌生的那个我。”这种自我认知的过程对所有美本留学生来讲都是痛并快乐着的一个过程,所以Nicole从中介那里得到的这种帮助,不仅能帮助她接下来最重要的四年,更能够帮助她人生的认知过程。旁边,Peter也在不停地补充。“中介真的不一定要看名气,最重要的是共鸣”。找中介的可能都会比较追求完美,他们不希望在这一次重要的求学旅途中留下遗憾;所以选择中介,无疑是选择了帮助他们尽可能地避免遗憾的最佳途径。

选不选中介,跟所处的大环境相关吗?

Abby至今都能回忆起一年前她在普高时对于留学信息的少之又少。“我们真的是太难去了解了……学校九门功课同步学,即使自己要出国,哪有时间去找这些信息啊。”正如她之前所说,“中介是一个很好的信息来源”,特别是对于苦逼的普高同学来讲。毋庸置疑,这种大环境,是九成以上普高出国党选择中介而非DIY的原因。

而H和Steven,虽然身处完全不同的两种环境,但他们的观点,有一句俗话来概括就是,“请中介还得看个人”。因为每个人经历不同,背景不同,身上的标签,性格都不同,所以这件事情才不能一概而论。有人需要中介给他们带来的这种安全感,当然就有人偏爱“反其道而行之”的自由与舒爽。

可对于很多X二代来说,因为爸妈没有时间管自己这么多,他们也只好把自己托付给全日托式的中介。“爸妈不能管,至少可以付钱请别人管”。这种只要花钱就能换来的方便和安心,毫无疑问,是许多二代家庭的选择。

对于现在中介造假的普遍情况,你怎么看?

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Abby不出我所料地义愤填膺了。“我不管他们怎样做,会遭到怎样的后果,他们这种行为影响了其他很多人”。着实,中国中介帮学生造假的情况也让美国大学很头疼。因为太多人作假,很多申请者甚至要写一封“承诺书”,以此向AO证明自己所有的资料,包括GPA,标化成绩,推荐信和活动经历都是真实的,而不是中介包装过后的作品。

对此,南方周末的记者魏一帆在谎言叩开美国大学:留学中介为申请者全方位造假一文中揭露了很多黑心中介的所作所为。这些所谓“顾问”,“不允许学生接触自己的申请资料,也不能擅自同有关招生部门通过电子邮件进行沟通”。

许多文书要么是学生的中文作文翻译版本,要么是顾问干脆在去年成功案例的基础上删删减减。如果实习经验不足,这些机构甚至可以把原本三周的实习夸张到三个月。如果学生在银行实习并且父母在银行有存款,那么拿到银行的实习证明甚至推荐信都不在话下。对于这个尴尬的话题,许多美国大学的招生官都表示“无可奉告”。

可比起Abby,准大学生Kevin对于这件事情则没多大意见。虽然这样做会损害到很多中国留学生,乃至亚洲留学生的利益,但是“他们最终都会付出代价的,我们自己问心无愧就好”。我们也很清楚地认识到,虽然引起造假的根本原因是激烈的竞争环境,但是决定造假的主要还是学生和家长。

作为今年已经结束申请季并马上要在排名前二十的一所大学享受四年大学生活的Kevin来说,选择中介只是一个选择,并不是一个必要。重要的永远在自己。我们并不应该在几年后为自己今天所做出的决定感到后悔,也没必要去想“如果我当时请了中介现在会不会在更好的学校”这个永远都无解的问题。只有在深思熟虑后作出选择,并且不后悔自己的决定,我们才能更坚定地走在“留美”这条注定艰难辛苦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