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的最大收获是什么? 是平视对手的自信!

大约两年前的一天,直属合伙人带我去一家目前已不存在的美国私募基金做“尽职调查”汇报。在车上,话题一直围绕我的前途展开,合伙人委婉而又坚决地建议我取消申请JD的计划,他的理由很充分:首先,花一百四五十万人民币在上海干什么不好,买房子找女人生孩子,非要洋插队给美帝交笔学费;其次,我的优势在中国:你不是美国生美国长,就这样突然飞过去和美国人在law school里同台竞技,很吃亏;最后,机会成本很大,这三年本可以继续赚钱,积累工作经验,表现良好的话每年都可以promote,然后所里出钱送出去读个LLM,一年回来直接global pay,多快好省,什么都不耽误。

老板早年哈佛法学院LL.M毕业后直接加入所里的纽约办公室,然后被派回上海,是个极为精明能干的上海人,我一直万分地尊敬爱戴。而且他理由十分充足,我想不到任何反对的借口。只是心里总觉得自己缺少很重要的一些什么,必须要通过JD这个学位来培养。

今天我终于意识到:我当时欠缺的,是面对美国客户或对家律师的一份自信。而过去一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平视对手的自信。

所谓平视,就是既不仰视,也不俯视。

在美国人心目中,上法学院是很多精英学生极力追求的目标,尤其在好的法学院中,同学个个是人精,聪明绝顶的不在少数,同学的课堂发言,有时十分天才、惊艳,听了都是一种智力上的享受。之前和客户打交道,尤其是客户内部法律主管,经常感到底气不足。这种自信的缺失,会严重影响在客户面前的发挥,从而进一步影响客户对你的信任度。甚至和客户的外籍business person交往中,也会有心虚的感觉。

这不仅是一个心理问题,更是一个能力和阅历的问题。没有和美国的优秀人士一起竞争过,如何知道自己在这个人群中的排位?

但是,如果你发现在和他们的竞争中发挥优异,在和他们的深入交往中收获诚挚的友谊。渐渐地,在你心中美国人和中国人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直到不存在。

尤其,如果有机会做一做助教,对一年级JD同学的学习、写作、口头表达进行指导、示范,有机会在law review或者journal中担任编辑,审阅教授的文章并提出修改意见,十分有利于树立面对外国客户时的自信心。

早些年有一篇芮成钢的文章被广为转载,叫《自信的来源是什么?》。他的结论是:自信的来源是自己内心相信与其他人是平等的。但是,比如从一个律师的角度,你怎能无缘无故就相信自己与另一个接受不同或更好法律训练的律师是同等水平的?那不是夜郎自大吗?

只有经历完这个过程,与强大的对手在同等条件下竞争,才能真正培养出合理的、实实在在的、持久的、在任何人面前的自信。

不论在怎样竞争激烈的恶劣环境中,不论自己起点如何,如果能通过努力,把自己提升到与美国的同学同样或者更高的高度,这才是自信的来源。

以后不论是在纽约、北京、上海还是香港,不论是对哪一国的客户进行不论是中国还是美国法律业务指导,我想,客户眼中的那个可以信赖的律师,他的那份自信是三年甚至五年的国内执业都无法培养的,但却是在第一年JD学习结束后就铭记终生的。

这,可能是我留学的最大收获。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经编者收集整理后,仅供各位读者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