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美国人意味着什么?

35号州际公路是美国中部一条南北向的公路,摄影师沿着2500多公里的公路对两旁城镇的移民做了影像上的记录和采访。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们,在组图中回答了“成为美国人意味着什么”。

 

(从左往右)Khidar Mehmud与他的弟弟Zakariya,姐姐Kanwal Mehmud,以及姐夫Yasir Farhan在轻轨列车上。“在巴基斯坦,所有人看起来是一样的,穿着打扮也一样。”Kanwal说,“在这里,人们来自不同的文化,我喜欢这样。”

 

 

明尼苏达州杜鲁日港旁,一个小男孩看着鸟群飞翔。在杜鲁日这一离德克萨斯州拉雷多的墨西哥边境还有1600英里的地方,移民的数量并不多。但是该镇镇长表示,他将欢迎有文化活力的移民入住此地。移民能够为当地带来大量的劳动力。

 

 

2014年6月19日,不少索马里裔的年轻人聚集在明尼阿波利斯Brian Coyle中心的索马里社区联盟。部分美国人认为,不断增加的多元族裔,尤其是非白人族裔的移民在改变着美国的社会结构,乃至最终将改变美国的文化结构、文化认同。

 

东非移民Mohamud Noor在明尼阿波利斯接受了为本地索马里裔居民服务的电视台的一次采访。Noor是在这一美国中西部州正茁壮成长的索马里社区的领头人,他正试图成为第一位在明尼苏达州立法机关任职的东非移民。

 

在居住着诸多东非移民的公寓大楼河畔广场附近,一名来自艾萨俄比亚的妇女(左)和一名来自索马里的妇女进入明尼阿波利斯的轻轨站。美国种族比例的变化和非白人人口的增长,除了引发某种文化结构的担忧外,甚至复苏了白人种族主义,乃至出现了排斥其他种族和民族的行为和政策。

 

2014年5月22日,奥斯丁,德克萨斯。“白马”是一家低级夜总会,主要为特加诺群体(居住在德克萨斯的原墨西哥移民)服务。穿行于35号州际公路对于许多移民者而言是他们主要的“美式经历”。在沿着这条公路大大小小的城镇里,变革正在酝酿发酵。

 

 

Sebastien de la Cruz在圣安东尼奥家中。他在2013年的一场NBA比赛中打扮成墨西哥民间艺人,并演唱了美国国歌。随后他身陷一场种族歧视的风暴中,遭到许多墨西哥裔美国人的攻击。在“沙拉碗”中,各族群对保持自己的特色有着敏感性,不愿轻易被同化。

 

 

塔尔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警察局反黑组的Sean Larkin中士,他刚刚处理完一起缉毒案件。跨文化传播研究学者Wendy Leeds-Hurwitz认为“织锦”的比喻是一个美国移民文化的折中方案,这个有关“织锦”的比喻明确地朝向对多元主义的积极肯定。

 

堪萨斯州威奇托。退休了的体育与钢琴教师Francene Sharp。“织锦”更强调了美国境内多元文化的融合,将文化个体的个性范围从“沙拉碗”的过于独立性进行收缩,收编为一条丝线,作为编织美国这一宏大文化“织锦”贯穿其中而又仅保留某种特定颜色的一部分。

 

爱荷华州得梅因。生于刚果的Joselyne Mahoro目前正在美国就读护士学校。“当一个美国人是很不一样的。”她说,“我还在非洲时,每天只能吃一顿。现在,我想什么时候吃东西都可以。”

 

从“大熔炉”到“沙拉碗”,再到“织锦”,这些移民美国的人们改变着自己,也改变着美国,而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经编者收集整理后,仅供各位读者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