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中 | 从顶级高中到常青藤:老爸分享女儿藤校之路

拥有藤校情结的老爸煞费苦心地为女儿规划了一条通往藤校的道路。

我女儿非藤校莫属

丹尼是克里斯汀的爸爸,生于福建,90年代从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硕士毕业后去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念博士,毕业后就留在了美国,如今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最小的儿子在上小学六年级,二女儿刚进入九年级,克里斯汀是他的大女儿。

说起来,大女儿成绩一直不错,SAT考了2330分(满分2400),她还学了5门AP课程。丹尼没料到,AP科目考试前,女儿跟男朋友出了点问题,整天哭得稀里哗啦,不肯复习,结果考了四门4分、一门5分(满分5分)。“这对亚裔的孩子算是很差的成绩了,我当时就跟我女儿说哈佛肯定没戏了。”丹尼的判 断源于他在教育升学领域摸爬滚打的经验,据他统计,被哈佛录取的历届亚裔学生,没有一个超过三门AP低于5分的。

不过,丹尼相信别的常青藤院校会录取她。克里斯汀不负所望,最后被全美综合排名第10的达特茅斯学院录取。其实,丹尼对女儿能进藤校的信心并不是来自于SAT、AP等标准化考 试成绩,而是来自他对女儿四年来一系列有组织、有计划的活动规划。“学习好了才有被挑选的余地。我们亚洲的孩子经常是这样,数学好、物理好、英文好,三把 斧子砍完以后就没招了。”丹尼说。为了让女儿更有闪光点,丹尼可没少花心思。

一手设计了女儿的藤校之路

丹尼通过对女儿的观察发现,她非但不怕血,而且在像解剖牛眼睛这种让许多人都感到棘手的事情上干得得心应手。丹尼意识到,女儿是个学医的料,而女儿也正好有此志向。在清楚地知道孩子的长项是什么之后,丹尼开始对其进行有节奏的活动规划。

克里斯汀还在上7年级(相当于国内初一)的时候,丹尼就让她参加SAT考试。“在这个阶段让她考SAT是有讲究的。”原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有一个天才 少年组织,凡是进入这个组织的学生都可以在暑期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里选修课程,而进入这个组织的途径就是参加SAT考试。克里斯汀通过了SAT考试选拔, 在8年级暑期选修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生物学课程。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院与哈佛大学的医学院比肩,在美国是数一数二。

9年级时克里斯汀参加一个科技活动,写出了一篇漂亮的科学研究论文。10年级暑期,丹尼想办法让克里斯汀进入一家医院做放射科的见习生,与大学医科的本科生和研 究生一起实习工作。到了11年级的暑假,丹尼协助女儿申请到保罗·西蒙斯基金会的研究奖学金。为何要申请该奖学金?“这个基金很有名,大学里认可这个基金 的资助。”丹尼解释说。

克里斯汀参与的研究项目成果最终得到当地渔业部门的认可,并成功地转化到实际运用中,帮助渔民快速便利地掌握禁 捕鲨鱼的特点,有效减少了禁捕鲨鱼被猎杀的数量。这一经历被她生动地呈现到文书中,以至于布朗大学的一个招生官在读完这篇文书半年后的一天,看到大量海豚 冲上海滩自杀的新闻时,立马给克里斯汀打电话让她关注这个事件。

活动规划到这一阶段,丹尼仍觉女儿所做的研究都是象牙塔里的东西,缺乏实践性。于是,他让女儿在申校前的最后一个暑假回国,跟一个癌症专家去某县城学习妇科检查。“那个县是宫颈癌的高发区,所以就让她进到那个县城的计划生育站,跟赤脚医生一起去帮农村妇女做检查。”

“藤校的竞争太激烈了,平均的录取率不到10%,而这些学校要招的就是那些将来能改变世界的人。假如说从我女儿的角度看,她现在就在改变世界。”丹尼认为自己把准了申请藤校的脉搏。

“这些活动都是你设计之后让女儿做的,这能代表她本人的意愿和特质吗?”面对质疑,丹尼也很坦然,“你说教育这件事本身不就是刻意做的,最后把人教好了 吗?一开始可能会觉得规划的活动很假,但真正做下去以后,孩子付出了劳动、付出了心血以后,会突然觉得有收获,受到了教育、改变了一些东西。而且,不是所 有人都能够坚持下去,做出成绩。”

美国顶尖中学,压力不亚于北京四中

“申请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你SAT考满分2400被拒掉的可能性远远大过考2350分。这些学校不希望你为了最后那几分,把精力都投入进去,它们希望你有各种各样的活动,有丰富的经历。”

“我大女儿的业余爱活动是小提琴和钢琴,二女儿多一项游泳,儿子是练钢琴、打鼓和算数。”丹尼说,孩子回家后练琴,6点到8点是游泳或别的,结束后回到家9点开始写作业,11点左右睡觉,第二天早上六七点起床,周末多数时候要参加各种比赛。

“不过这些不是什么特别出彩的事,所以还得为孩子规划一些有特色的活动,持久地坚持下去,做得有深度。美国人更欣赏一个人的Passion and Commitment”。

美国大学申请主要看学生高中四年的学习和活动情况。“想做藤妈藤爸的话,首先要让孩子在学业上达到藤校的标准才能干别的吧。”丹尼说。在这方面,丹尼认为许多父母的问题出在对孩子放弃得太早。

他举了个例子,说他整天盯着女儿的学习,以至于有一天克里斯汀说:“爸爸,我现在正在和男朋友闹矛盾,压力很大,你又天天让我学,我考95分你还认为我没达标。你知道吗,我连割腕的念头都有了。”

听完这话,丹尼立马把她抱在怀里,唤着她的小名说:“没事,你今天不要念书了,最差我给你弄进一个学校就行了,实在不行你休学也没关系,因为生命最可贵。”这样女儿就舒服了。不过,第二天丹尼还得继续盯着孩子学习,用他的话说“你绝对不能放弃,因为申请学校的日程就在那,少一天就是一天啊”。

丹尼的紧迫感来自想上藤校这个目标,也来自美国高中阶段的实际学习状况。“美国的教育是这样,他们小学让你玩,初中让你玩,到了高中一脚油门就让你紧张起来。”丹尼认为这符合人脑的发展规律,孩子很小的时候教数学这些有难度的东西需要花很多时间。

“三五岁会加减乘除,背唐诗三百首,孩子的天性都给磨掉了,有什么意义呢?”等孩子心智成熟的时候,教会这些东西只需要很少的时间。上了高中,学校抓得 很紧,课程也非常多,紧张程度一点都不输中国的高中,“在美国排名前100的顶尖中学里,学生的学习强度绝不亚于四中和人大附。”

我就是要做爬藤族

“我的任务是把三个孩子都送进藤校,老二估计也没问题,老三还在看,我觉得应该没问题。”丹尼的藤校情结,在海外的华人圈里非常普遍,甚至有“爬藤族”一说。

说起藤校情结,丹尼也毫不讳言,优质的教育资源、丰富的人脉积累、广阔的就业前景自然不在话下,“我告诉你进藤校意味着什么,这个不是说你今天买了一座 房子,或赚了一笔钱就完事,这种荣誉和成功会跟你一辈子。而且要知道,这些藤校他们注重历史传承,如果家里有一个藤校的毕业生,他的孩子将来在同等条件 下,会优先被藤校录取。这就意味着,他还造就了他的下一代。”

对多数爬藤族而言,藤校为平民出身的他们提供了一种新的社会身份,以及今后发展事业的人际、资源网络。在美国的职业经历,让他认识到藤校的魅力,立志把自己的孩子统统送进藤校。

看完后,你有藤校情节吗?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经编者收集整理后,仅供各位读者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