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留学生增加 催生美国代理妈妈新行业

找个称职的“代理妈妈”,难!

因未成年小留学生增加,海外代理监护业兴起,孕育出一个职场新角色——“代理妈妈”。他们自言,在中国家长保姆式的教育理念下,要胜任“代理妈妈”角 色,应对孩子的各类需求,堪比“超级救火队员”。但,细观这个新兴行业,闻着喷香蛋糕味而来的从业者越来越多,工作“水分”跟着变大,以至于,十几岁少年 的海外生活可能落入“失控”状态。

11月13日,韩国2015年度高考举行。韩国高考的紧张程度不亚于中国,“全民让路”、“家长烧香”的盛况年年上演。高压之下,不少韩国学生开始提前制定留学计划。过去半个世纪,韩国的小留学生爆发式增长,连斐济这样的太平洋岛国据报道目前也有 1000多名韩国学生在读,其中包括400多名未成年的小留学生。有人为此戏言,“现在只要是说英语的地方,就有韩国人的存在”。

同处亚洲国家,中国小留学生的留洋路径似乎并无二致——从高中到初中,到如今小学就出国,年龄越来越小,目的国以说英语国家为主。对这群未成年少年来说,要面 对的不只是语言这道门槛,大到文化差异、教学模式,小到如何跟宿舍舍监打交道,如何适应学校食堂的饭菜口味……为此,他们中的不少人会在夜深人静时想到给 一个人打电话——“代理妈妈”。

“小留学生”疯涨催生华人新营生

根据欧美等国的要求,未成年人不和父母一起生活,就要在当地指定一名监护人。因为这条签证时的“硬指标”,催生了一个职业:“代理监护人”。

英国半学期假刚结束,夏丹又投入异常忙碌的工作状态——她的“孩子们”结束了假期游玩、考察,正搭乘不同的航班、火车回到英国的各大城市,伦敦、曼彻斯特、利兹、考文垂……

“孩子安全回到学校。”凌晨两三点,经英国接机的同事确认,夏丹给家长发去报平安的短信。

夏丹的职业名叫“代理妈妈”,更专业的称呼叫“代理监护人”。随着我国低龄留学潮兴起,意外捧红了这个特殊的行业。

11月9日,周日,金吉列海外名校展上海站,新西兰驻沪领馆的教育人员刚做完新西兰教育体系介绍,一群家长把演讲者堵住,“孩子小学四年级可以去新西兰 读书么?”“小学生过去签证有没有问题?”……“现在出国留学已经从小学开始啦?我们真是落伍了。”有家长一脸不解地离开。

同一天,本是休息日,姜茹燕出现在上海的办公室,陪着一个孩子做试卷。这是一份英国小学的入学考试试卷,女孩准备去英国留学。

近年来,由于“小留学生”增多,质量较好的英国中小学也会推出自己的入学考试,以测试学生是否达到语言或学术水平要求。“英国学校不只考虑赚学费,他们也不希望招进来的国际学生拖累全班进度,这将是课堂的灾难。”姜茹燕是启德教育集团英国教育顾问负责人,在她经手的案例中,低龄留学生每年上涨10%左 右。他们集中在15、16岁的初中阶段,偶尔也有小学就出去留学的。

“与以前认为学习不好的才去留学的观念不同,现在出国的小留学生不乏上海‘四大名校’的、雅思考到7.5分的优等生。”姜茹燕称,出国留学的主流人群依然是本科与研究生阶段,但小留学生的增长趋势不容小觑。

据美国国土安全局统计,2005至2006学年,仅65名中国中学生持因私护照到美国念书,而到了2012至2013学年,美国私立高中已有23795名中国学生,七年间,增加了366倍。

在英国,私立寄宿中学教育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根据英国私立学校委员会的调查数据,2010年,英国私立中学10030名海外学生中,1/3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

国内留学行业内的数据显示:近年来,每年40万的留学大军里,44%是申请研究生的,40%是申请本科生的,16%是申请读高中的。在10年前,申请到国外读高中的人数比例还不到10%。

根据欧美等国的要求,未成年人不和父母一起生活,就要在当地指定一名监护人。因为这条签证时的“硬指标”,催生了一个职业:“代理监护人”。

起初,这个角色由白人充当,但久而久之,中国的“小留学生”认为华人更有亲近感,海外华裔开始涌入这个行业。因从业者多为女性,得名“代理妈妈”。

“不仅要出得厅堂,还要下得厨房”

在英国私立中学,家长会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交场合,代理监护人不仅需要穿着得体,言语表达得当,还得把握和学科老师单独会谈的机会。

“孩子在国外遇到的问题五花八门。”姜茹燕记得有个孩子参加学校的课外活动时没看见中国的小旗子,感觉被歧视了,跟家长哭诉。家长无奈求助留学中介,姜茹燕只好通过“越洋电话”跟学校交涉“国旗事件”,同时希望学校给这个孩子更多关注。

这些年,因为“代理妈妈”这个行业繁荣起来,姜茹燕的大量“善后工作”移交给了这群海外监护人。

几年前,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了一则新闻:克里斯蒂娜·薛希望成为一名建筑师,但她的中国母亲并不认同女儿的梦想,她希望自己唯一的孩子选择更稳定的职 业,比如会计师,或进入银行工作。薛一直寄希望于某个人能说服她的父母接受建筑师的职业,那个人就是她的代理监护人——奥费利娅·科利。

结果,科利真的帮助这个年轻人在英国教育系统里找到了方向。她不仅将学校的报告翻译出来给薛的父母看,还帮助薛承受身处异乡的孤独与寂寞。薛成功入读约克郡偏僻乡村的玛格丽特女王大学,修读建筑学。

在英美教育界有这样的说法:一个好的代理监护人,也是“人生导师”。在夏丹眼里,这一切的前提是,得对细节事务有十足的工作热情。

夏丹是英国留学生监护中心中国办公室的负责人。这家注册在英国的专业监护人公司成立于2006年,专门从事给国际学生提供代理监护人。2010年,这家 公司在广州设立代表处,用夏丹的话说,“中国留学生增多后,如何与中国家长保持有效沟通是代理监护能否称职开展的重要环节。”

中国家长的要求会有多繁琐?从选择寄宿家庭就可窥见一斑。英国的代理监护人公司会帮助安排寄宿家庭,结果就遇到家长五花八门的要求:必须是艺术家,但不能有宠物;必须得60岁以上的退休老师、受过高等教育、夫妻健在,但不能有小孩……

经历近10年发展,“代理妈妈”已发展成为高效的“麻烦解决者”:她们可能需要同时监护20-40个孩子,孩子会随时随地打电话来说生病了,或没钱了,手机被偷了;或在午夜时分电话“代理妈妈”,网络突然断了,没法完成作业,要求后者立刻与舍监联系恢复他的宿舍网络。

“这意味着你得手机24小时开机,当了代理监护人,就没有休息天。”夏丹的公司运作与一般监护人公司略有不同:监护老师分工管理,而不是按人数,有的专 门与学校联系,有的负责学生的成绩报告的翻译,有的安排学生的假期寄宿家庭,有的与家长沟通与联系及信息反馈,还有专门与学生联系的。

作为“代理妈妈”,真妈妈要做的,这群代理监护人也要做,要照顾生活起居,当他们失落时,找各种方法给以鼓励;当他们成绩不好时,四处找补习老师。用“代理妈妈”的话说,就是得“下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

“对留学生来说,学习是头等大事。因此代理监护人和学校的交涉很重要。在英国私立中学,家长会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交场合,代理监护人不仅需要穿着得体,言 语表达得当,还得把握和学科老师单独会谈的机会。在这仅有的时间,你需要提前了解有哪些学科老师会出席,孩子哪些方面需要提高,家长这里又有什么样的诉求 希望传递给学校。”夏丹说。

在业内看来,“代理妈妈”很多时候像是夹在学校、学生、家长之间的“夹心人”。他们不仅要担任用十几岁少年的精神与生活的支持者,还得用西式方法教育学生的父母,告诉他们需要采取新观念。

行业收费不菲,从业者良莠不齐

孩子出国一年多,不少中国家长因语言等各方面因素,与监护人联系很少,遇到不负责任的私人监护人,甚至“失联”。

作为工作回报,“代理妈妈”的收入不低。在英国,专业代理监护人的收费大概是一个学生一年1500英镑左右。

因市场细分,监护人公司还会推出各种套餐,比如有公司推出“贴心监护人”、“黄金监护人”、“钻石监护人”。其中,“贴心监护人”指18岁以上的学生, 每学年400英镑,提供24小时紧急协助;对18岁以下的未成年学生,收费在1500-2000英镑。服务涉及个性化安排寄宿家庭、定期访问寄宿家庭、评 估监护标准、安排机场接机、所有假期交通安排、协助留学生联系医疗部门;设立英国主要大银行开户、居住地警局注册;监测学生成绩、出席家长会、留学生家长 探亲签证咨询、英国大学入学申请指导、安排协助大学面试、个性化推荐英国院校等。

代理监护的每一项细节服务可谓明码标价,而“24小时紧急协助”是每一种套餐的基本配置。

“说实在的,我们的收费在行业内也不算便宜。但这个市场确实有点乱,家长获取监护人公司信息的渠道还比较少,比较盲目。”夏丹称,这些年接到过不少“疑 难杂症”——已经留学在外的学生,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焦头烂额的家长跑来寻求帮助。这些孩子往往涉及多次更换监护人。

记者调查发现,这与欧美国家监护人分类有关。以英国为例,英国监护人分两种:一种是专业监护人,在英国有专门注册,比较正规;还有一种是“跑单帮”的个体户,没有注册,收费不贵,一个学生收几百镑。一旦出了问题,很难追究。

在美国,因为中国的小留学生增多,个体户监护人也不少,它甚至成为不少当地华人家庭的新财源。眼下,随便翻开一张洛杉矶地区的华文报章,这样的小广告随 处可见:“好学区,环境优,房间宽敞明亮,负责接送,爱心膳食,可辅导作业,欢迎小留学生寄宿”。美国各州法律不同,一般一个居住单元最多不可超过3个没 有血缘关系的家庭或个人。“代理妈妈”的平均月入1000美元。

但几年前,美国《侨报》就撰文提醒华人:当小留学生的监护人,责任重 大。例如,孩子生病、学业不好、不喜欢上课等,这是比较容易解决的问题。而如果碰到孩子吸毒、怀孕、交到损友、参与帮派或患上忧郁症等,监护人要承担的风 险可不是一点点。“华裔朋友如果想充当监护人的话,最好先将责任想清楚,先将困难想清楚。”

“另外,美国的代理监护人公司往往会购买大量保险,包括学生意外伤害保险、医疗保险等,而私人监护人没有这么多投入,遇到孩子出了问题就比较麻烦。”美中教育联合会秘书克莱尔·李说。

在夏丹这里,学生来自新加坡、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孩子最小的9岁,更多的孩子是十多岁的青少年。“每年我们的业务增长大于10%,但咨询的人超过30%。”看着行业日益兴盛,夏丹亦十分忧心。

“这样年纪的学生有乖巧懂事的,也有比较叛逆的。”夏丹曾接到这样一个案例:孩子每个月跟家长视频通话,有时的背景是在图书馆,有时是在宿舍,室友甚至还跑来跟家长打招呼。但一个学期后,家长接到英国学校的退学通知,家长被告知:孩子已经缺勤整个学期。

“为防止‘假留学’,英国海关与出入境部门对留学生的出勤记录抓得很严,这导致校方也对这条视作红线,孩子一旦缺勤,第一次会予以口头警告,第二次书面 警告,第三次就是退学。为什么之前家长完全不知情?这就是监护人没有尽职导致的。”夏丹记得,这个孩子最终被迫回国,他的这条“灰色记录”也让此后重新申 请英国学校变得艰难。

业内分析,英国代理监护人良莠不齐的原因与英国法律规定相关,英国规定25岁以上、取得英国永久居留权的人,就可 以做国际学生的监护人。这个宽松的条件让很多人将“代理妈妈”作为创收的兼职。在美国,规定亦类似。结果,孩子出国一年多,不少中国家长因语言等各方面因 素,与监护人联系很少,遇到不负责任的私人监护人,甚至“失联”。

目前,国内对“代理监护人”的认识还比较淡漠,存在许多不相信感。 “英国留学生监护服务中心”的网站显示,监护人家长最为关心的问题大致有几个:几岁以下的孩子需要监护人;如果委托了监护公司服务,具体由谁来照顾子女; 如果子女发生意外事件,需要进行医院紧急治疗,谁来做此决定;因为大多数公司是海外华人开办,如果对服务有投诉或争议,应该用什么途径发表意见或获取赔 偿。

正所谓儿行千里母担忧,现在看来,无法陪读的正牌妈妈要给孩子在海外找个“代理妈妈”,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美国广播公司制作的育儿真人秀《超级保姆》(《SuperNanny》)红遍欧美,在海外的中国“代理妈妈”看来,这档节目让他们有惺惺相惜之感。与中国的 未成年留学生接触时,他们何尝不是一群“超级保姆”:可能同时需要监护20-40个孩子,真妈妈要做的,他们必须要做,要照顾生活起居;当孩子失落时,找 各种方法给以鼓励;当他们成绩不好时,四处找补习老师;当学校召开家长会,他们必须穿着得当,并抓住机会和老师交流孩子的学业表现……用“代理妈妈”的话 说,就是得“下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经编者收集整理后,仅供各位读者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