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教育 | 美国“好教师”,好在哪?

从500多万美国教师中脱颖而出的美国“好教师”究竟什么样?日前,“美国2012年度国家教师”丽贝卡携手三位往届的“美国州年度教师”来到上海,与从全国赶来的千余名中国教师一起讨论好老师的成功法宝。中美教育理念的交锋,掀起了一阵阵思想风暴。

“老师对于学生来说,是他的光芒,他的英雄,他会一直将你放在脑海里最深的地方。”丽贝卡·米沃基老师这样描述教师对学生的影响。这位来自美国的年轻女教师,气质优雅,谈吐非凡,曾荣获“美国2012年度国家教师”的称号。

美国国家年度教师奖从1952年创立至今,已经形成成熟的筛选过程:50个州、500多万教师、历时4个月、15个教育组织共同评选,经过星探暗访、自我推荐、综合面试等等一系列环节,才会有一位教师能脱颖而出,赢得“国家年度教师”的桂冠,并在白宫接受时任总统的颁奖。

“年度国家教师”评选有些像选“美国小姐”,获奖之后,获奖教师将成为教师的代言人,走向世界各地,把前卫的教育理念广泛散播。值得强调的是,获得该荣誉的老师必须承诺终身从教,且不能担任校长、局长等官职。

观察你的学生

“我多年前有个学生叫乔什,他来自非常偏远贫穷的地方,家庭环境也非常糟糕,还参加帮派活动。他的叔叔把他送到我们学校,是希望拯救他。”裘莉·利玛·波义耳,美国罗德岛州2012年度教师,活动当天,裘莉跟在场的老师分享了多年以前的一段经历。当时的乔什曾被诊断为:有读写能力,有阅读能力,但“读写能力比同龄人整整低了五个年级”。

有一天,在一节写作课上,乔什编写了一个关于儿童英雄的故事,极富想象力的情节引起了裘莉的兴趣,也得到了全班同学的称赞。课后,裘莉鼓励他把故事完善并出版。

“如果这事发生在好莱坞的银幕上,他应该是获得了大奖。但在现实中他没有得到任何的奖项,也没有出版商回应他。”裘莉说,但成功的一点是,乔什开始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他开始用功学习了。

裘莉告诉《新民周刊》记者,与考试成绩这种“总结性评估”相比,她更倡导“形成性评估”。“每个孩子的个性多元,背景各异,冷冰冰的考卷并不能完全反映出他们的兴趣点和责任感。若等到期末考试时才发现学生的问题,再改变就已经太晚了;而形成性评估是一种活的、不断演变的东西,是教师不断地去发现学生的问题,不断地帮他们做改变的过程,这就是形成性评估优越的地方。”

裘莉回忆道,乔什在之后逐渐展现出了自己的领导能力。目前,乔什白天是一个理发师,晚上参加社区大学继续学业。多年后,乔什作为校友代表回到学校,站上讲台,他感慨道:“你们一定要听裘莉老师的话,正是因为她,我才放下了手里的枪,拿起了课本。”

裘莉几乎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她把自己的大部分私人时间都贡献到了对学生的关注上。在她看来,每一个老师都应该仔细观察学生,而不是妄加猜测。

“你还要记笔记,这样可以避免妄下论断。另外,老师也一定要跟学生讨论和交流,可以是一些口头的调研报告,也可以是面谈。比如一个学生在阅读上有障碍的话,我会问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让你想要放弃阅读。这也是形成性评估的策略——学生的自我评价。”裘莉强调。

在听过裘莉的分享之后,上海市普陀区教育局副局长、历史特级教师周飞也为现场的老师讲述了一个关于自己学生的小故事:不久前,他在与家人共进晚餐时意外地发现,电视上那个口若悬河说着相声的年轻人是自己曾经的一位学生。回想良久,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当时那个孩子在语言艺术上有天赋。

“我后来反思是不是自己对于学生们的关注太过浅显,忽略了他们在分数背后的那个斑斓世界。”周飞略显遗憾。

铺天盖地的考卷、鲜红醒目的钩叉、一目了然的分数,“一考定终身”的观念早已渗入中国的教育,考试被认为是最简单易行的测评法。高利害考试近年来引发的悲剧,开始让教育工作者们不断反思,寻求改革。

“‘形成性评价’虽好,但比起国外的小班制教学,中国学生人数较多,老师们很难把精力分散给五六十个学生,去跟踪他们成长的点点滴滴。”上海宝山区上大附中的一位老师提出了这样的困惑。

“可以一点点来。比如说,可以通过竖起大拇指、放下大拇指这样的方式让学生们对你的教学,或者对其他的同学做一些评估。再比如说,在上完一堂课之后,可以问学生一些问题,例如今天觉得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有什么问题,哪些地方觉得是需要更深入去学习的,那下一节课你就从这几个方面更深入地去讲,这就是一些你可以马上去做的小事情。”裘莉说。

让他们爱上阅读

作为一名高中英语老师,裘莉在16年的从教生涯中,始终致力于培养学生的好奇心,以及一生受用的良好的阅读与写作能力。在她看来,阅读是钥匙,写作亦很重要。

“学生们要为上大学和就业做好准备,为婚姻、抚育子女和参与社区事务做好准备,就必须经常阅读,并具备好的写作能力——不仅是赖以谋生,而且要让生活更具意义、更安全、更幸福。”裘莉深刻体会到读写技能的绝对力量。

其实,美国人对“阅读的重要性”早有深刻的认识。克林顿担任总统时期,就推出了儿童阅读全国计划,并颁布《卓越阅读法》,还在《中小学教育法》第二章中加入与阅读有关的条文,首次以法律形式规范和引导学生阅读。在小布什担任总统期间,美国推出了名为《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法律,其中面向学前教育的“阅读优先”项目,要求每个州都制订一套综合性阅读计划,保证每个孩子在三年级时能够掌握阅读能力。此外,该法律还制订了专门计划,帮助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享受阅读。奥巴马则推出43.5亿美元的“竞争登顶基金”以支持教育改革和课堂创新。

2010年颁布的美国《共同核心州立标准》,制定统一的美国中小学生阅读标准,同时还列出了不同年级推荐阅读的范文原文,通过在文本里加注释,让老师引导学生品味片段,制定清晰、垂直的年级阅读进步标准等。如在文学文本的阅读技巧与结构方面,四年级要求“比较和对比不同的叙述故事包括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叙述角度的不同”。五年级则要求“描述叙述者或说话人的观点是如何影响整个事件的”。

反观中国,今年发布的第十一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3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阅读图书4.77本。与其他国家相比,韩国的人均阅读量约为每年11本,法国约为8.4本,日本为8.5本左右。在发达国家中,美国人的阅读量比较高,年人均阅读量达到了21本。当问及不读书的原因,高达35.8%的受访者选择了“没有读书习惯”。

关于如何培养阅读习惯,美国阿肯色州2007年度教师贾斯汀·埃塞克·明凯的办法值得一试。为了提高学生们的阅读量,贾斯汀通过各种途径搜集到很多种类的图书,然后让每个孩子带20本回家,并在家里的温馨一角布置自己的“家庭图书馆”。

阅读如买鞋,尺码最重要,这个尺码就是分级。由于美国统一采用分级阅读的方式,所以每个孩子可以根据自己的年龄、词汇量、阅读技巧和兴趣,选择不同等级的书带回家。没有附加的作业,仅仅是阅读自己喜欢的内容,这是件孩子们很乐意去完成的任务。美国富升地产,南加州大洛杉矶地区专业房产经纪公司。

蒙丽莎是贾斯汀老师班里的孩子,这个女孩的家境很差,家里只有一本书,母亲是文盲。起初蒙丽莎的阅读水平只有4级,而她的同龄人都是18级。一年后,她的阅读水平居然升到了28级。贾斯汀好奇地问她为何会有如此大的进步,蒙丽莎回答:“老师,这可都是靠你给我的书啊!现在我们家庭环境发生改变了,原来一到晚上我们家都是在看电视,现在妈妈会关掉电视,让我读书给家人听。”

教会他们21世纪新技能

贾斯汀说,他非常喜欢一句话:一个学生不应该是一个有待去装满的杯子,而是一盏有待于点亮的灯。老师应该去点亮他们的好奇心,去点亮他们的智慧。

这样的理念促使贾斯汀成为一名“无流派老师”,人们乐于称他为“全能老师”,因为他最擅长的是用一个个项目把文学、数学、历史、科学等等多方面的知识融合在一起。

贾斯汀曾让学生四人为一组建立公司,到了交易日那天,所有公司都会出售自己的产品,并计算收益率。当他们亏损时,老师还会担任银行的角色,给予他们贷款,这让学生们不仅了解了经济学,还学到了创造力、合作、沟通等能力。另外,他也会教孩子们工程学的简单知识,让大家用各种各样的东西去做小楼房。他还会让孩子们尝试着为小熊玩具设计降落伞,用这样的项目把几何、数学、力学等元素相融合。

“过去,一个铜匠只要把技能教给儿子,他儿子就不愁吃饭了。但我们现在教的小朋友,他们到2030年才会毕业,我不知道那时候会有什么新的工作会被创造出来。”贾斯汀表达了自己的困惑,“那我们到底要教些什么?创新、合作以及批判性思维,这三项21世纪的新技能直到2030年也是适用的,这些特点是永远有用的。”

戴安·斯莫克罗维斯基是美国堪萨斯州2013年度教师,作为八年级语言艺术教师,戴安对此也深表赞同。有别于照本宣科的教学模式,她将21世纪的技能融入到各式各样的有趣项目中,将课题研究引入课堂,组织学生参与项目实践,培养他们质疑、探索和自学的精神。通过信息查询、专家连线、与外国小朋友网上交流、撰写结题报告等锻炼,学生不仅将课本上的知识融会贯通,更掌握了课题研究及与他人沟通的方法,而这些技能将令他们受用一生。

戴安每年都会策划国际性的大项目,她的班级已经和澳大利亚、波兰、阿根廷等很多国家有过项目合作。比如,她让学生用Skype(一种网络即时语音通讯工具)给教育技术方面的专家打电话,讨论有关“学生掌握技术对成为世界公民的好处”等问题。

戴安希望希望学生建立起一种对文学、沟通和技术的热爱,但同时了解如何用这种爱和激情助推自己和社区的未来。

“我希望学生了解,通过富有想象力、强有力的动词和劝服技巧,改变别人的看法。这样学生就能与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们交流,还能在公众场合演讲。在每一个项目中,我都极力展现这样一种期望:希望他们能打破教室的墙壁,发出声音。”戴安表示。

珍惜这份信任

苏联著名教育实践家和教育理论家苏霍姆林斯基曾说,教育技巧的全部奥秘也就在于如何爱护儿童。

当被问及如何被挑选成为美国最优秀的教师时,丽贝卡坦言:“其实并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挑选出最好的老师。但是,我所具有的这些素质是所有好老师都应该具备的:教育学生的热情。”

“我对学生的信任是无底限的。”这是丽贝卡的至理名言。“我对于自己每天做的事情是充满渴望的,我对学生的未来也是充满希望的,并且我有坚定的信念,相信我所教出来的学生有一天一定会改变这个国家和世界。”这份对自己、对学生的信任,就是对她的成功最好的解释。

今年,丽贝卡收到了一封珍贵的信,是她十年前教过的女学生托尼亚寄来的。信中附带着一张婚纱照,照片中的女孩全身都散发着幸福的味道。

十年前,托尼亚的父亲染上了毒瘾,母亲十分绝望,整个家庭濒临破裂。悲伤、无助的她不堪生活和心理的双重压力,曾试图自杀。丽贝卡的鼓励让她认识到了生命的意义,努力康复并重新回到了课堂。

托尼亚在信里表达了对丽贝卡老师的感激之情:“没有你,也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到现在都会记得您当时努力的点点滴滴。非常感谢您教育我,但是最重要的是感谢您关心我,让我意识到了我也是非常重要的人。

“作为一个老师,请永远、永远、永远不要停止学习,因为一旦你停止学习了,你就会变成一个无法呼吸的雕塑。对于学生来说,老师就是那股可以改变他们人生的力量。”丽贝卡强调,教师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工作,因为老师有能力去教学生,有能力去改变世界。

当选为罗德岛州2012年度教师后,裘莉写了一篇文章,讲述了自己十几年教师生涯的心得:“作为教师,我们每天在学生的生命中留下清晰可见的足迹。学生带着我们直接或间接传授的想法、技能走向他们的未来。同样地,学生也把他们的足迹留在我们身上。作为一个个体的人,我一天天变得更好,因为我教学生,和他们一起学习,从他们身上学习。”

裘莉多年来一直戴着一个手环,上面写着“Ancora Imparo”,这句话来自米开朗琪罗,意思是“我仍在学习”。她以每天作为一个教育者努力学习和发展的行为诠释着这句话。

戴安老师也有相似的感触,她告诉《新民周刊》记者:“优秀的老师能让每个孩子感觉到,他们是独一无二的,是有价值的,是被人关爱的。”

“有一天我在教室的走廊里,看到一个五岁的新生迷路了。这个孩子看上去非常紧张无助,一直到她看到了我。她展开笑颜,情不自禁地张开双手给了我一个拥抱。我之后就想了一下这个事儿:这个学生并不认识我,她只知道我是一个老师,所以,在这个学生的印象中,老师是一个在迷失的时候可以去信赖的人。”贾斯汀用这一次特殊的经历来说明,做教师就是要成为学生所信任的人,“学生们给了我们的礼物就是他们的信任,我们的工作就是要去领着这份信任把他们教好。”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经编者收集整理后,仅供各位读者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