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理财 | 比尔葛洛斯:热爱交易与赚钱的金融暴君

债券天王”比尔.葛洛斯(Bill Gross)的人生,像极了一场“赌局”!

这几年,已连输了好几把的葛洛斯,9月26日宣布从PIMCO(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投资长,跳槽到Janus担任基金经理人的动作,无异就是想从众多批评裡抽身,重新在债券市场中谷底翻身,以小搏大!

从“投资长”到“经理人”的差距有多大?过去葛洛斯掌管“PIMCO Total Return Fund”,基金规模高达2210亿美元,台湾人投资金额亦高达600亿元台币;至于新接手的基金“骏利无约束全球债券基金”,规模约1200万美元,连过去规模的万分之一都不到。这也像是美国总统辞职後,到人口只有18000人的小城,担任市长;此外,根据《富比世》(Forbes)统计,葛洛斯的淨财富达23亿美元。显然,这样的落差,葛洛斯没有把它放在眼裡。人生走到这一步,葛洛斯在意的已不是手上基金规模的大小,而是要证明谁才是真正可以左右市场的“债券天王”!

一场车祸 改变他的世界

葛洛斯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父亲是钢铁公司经理,母亲是家庭主妇,家庭环境小康。年少时的他,并没有想到未来会在投资市场成为天王级的人物,“那时,我并不知道要做什么;只知道自己对心理学很感兴趣。”然而,葛洛斯即将从美国杜克大学心理系毕业那年,发生了一场严重车祸之後,人生出现了重大转折。

由于伤势颇为严重,因此,葛洛斯必须留在医院接受长期治疗。无意间,读到加州大学教授Edward O. Thorp的著作《打败庄家》一书,从中体会了如何理解风险和机率。出院後,为了印证其中的理论,葛洛斯独自到拉斯维加斯赌城待了4个月,每天在赌桌耗上16个小时,最终,他以200美元的赌本,赢得了2万美元,增值了100倍!

別以为故事就这么结束。这4个月的经验,再加上自己在心理学上的体会,葛洛斯体悟出了未来让自己成为世界富豪的投资心法──“当你发现,自己握有较大优势时,一定要持长期获利的策略;即使有短期的损失,也会被长期的获利摊平。用长期布局的策略观点,打败人性的弱点──贪婪与恐惧。”

杜克大学毕业,葛洛斯到越南当兵2年,兵役结束後,拿著在拉斯维加斯赢得的20000美元,完成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EMBA的学业。原来葛洛斯的目标是想当“股票经理人”,但由于只接到太平洋投资债券分析师的工作,因此,也只能先从债券入手。没想到,这一入行,开启了他的债券投资之门。在往後的近30年间,创造了不败的战绩,赢得了“债券天王”的称号。

摊开葛洛斯近30年来的投资成绩单,他的确有资格被称为“天王”,离职前负责操盘的“PIMCO Total Return Fund”,凭著长期优秀绩效,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债券基金。不仅如此,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战役,还包括:成功预测了几次金融风暴、躲过网路泡沫危机、预测债市多头行情。

虽然,葛洛斯的成功,备受外界瞩目;然而,对他自己而言,成功和失败同样需要被记忆,这才是不再犯第2次错误的法门。葛洛斯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谈到自己人生中3笔最失败的交易时,他坦言,“错误有2种:一种是做了不该做的事;另一种是没做该做的事,我曾连续犯了3个错误,让我错失了大好的投资机会。”

不败天王 曾拒绝巴菲特

那年是1975年…

某一天,华伦.巴菲特和他的合伙人查理.蒙格,两人带著喜思糖果(See’s Candies)的样品,出现在PIMCO的办公室裡,向葛洛斯陈述波克夏公司的远景,并解释需要1000万美元的贷款,解决资金困难。当时,在葛洛斯的眼裡,这家公司有些滑稽,因为,他们只是位于美国东北部荒凉小镇的一堆没落工厂。葛洛斯坦言,“虽然,我觉得他们都是聪明人,而且才华洋溢,但贷款给他们,对我而言,还是没有吸引力。于是我把他们介绍给了『太平洋信讬基金』。”如今,波克夏公司一年可以赚进200亿美元,巴菲特操盘绩效长年打败标普500指数。

葛洛斯的失败还不只有错估波克夏,就在他拒绝巴菲特後的一星期,他接到了沃尔玛创办人山姆.沃尔顿(Sam Walton)的邀请,到Bentonville(沃尔玛超市的发源地)参观。当时葛洛斯觉得,“不过是一个想把生意扩张到俄亥俄州和艾奧瓦州的小杂货店,而且计划听来也不怎么样。”于是,葛洛斯又把这个贷款转给了太平洋信讬基金。这家,当时葛洛斯觉得不怎么样的“小杂货店”,就是後来的美国知名跨国零售业“沃尔玛百货”。

之後,再过了2个星期,葛洛斯来到旧金山参观“伊特尔公司”(Itel)──轨道电动车的承租商。这回,葛洛斯被先带到停放电动车的仓库。他敲打著电动车上的金属,感觉是那么的扎实;来到位于旧金山市中心一栋有30层楼办公室的总部,脚踩著10厘米厚的地毯、眼看远方的金门大桥、漂亮的女祕书。葛洛斯心想︰“这才是一家真正公司。”那些扎实的触感和门面,博得了葛洛斯的欣赏和信任,于是,葛洛斯贷出五百万美元给了伊特尔;没想到的是,半年後,他们破产了。

葛洛斯在6个星期内,连犯了3个错误。他在5, 6年後,看到J. P. Morgan在一个国际会议上说的一句话,才体会到自己的盲点所在︰“在你把钱借出去的时候,不应该看对方是否资本雄厚,要注意的是贷款人的人品和性格。”葛洛斯如醍醐灌顶般了解了自己的错误,“我们不应该看贷款人的地毯有多厚、他拥有的是电动车还是糖果店,而是要看贷款人的人品和性格。”“如果我当时能够领悟这个道理,多了解巴菲特和沃尔顿,我可能就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1981年起葛洛斯就把J. P. Morgan的畫像掛在墙上,借以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当年犯下的那3个错误;也因为葛洛斯对自己错误的深刻反省,让他躲过了次贷危机。不过,近两年来他错看债市行情,也令“总回报基金”不断遭到赎回,种下去职的原因。

最爱两件事 交易和赚钱

在葛洛斯身上,也可很明显地感受到许多成功交易员的特质,曾任15年PIMCO首席执行长的比尔.汤普森(Bill Thompson)则说,“大家似乎都说比尔非常难共事,非常情绪化、非常争强好胜,而且意志坚定。我想这些都是事实,但市场上优秀的交易员,肯定或多或少都是这样,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也有PIMCO的员工描述,虽然,葛洛斯经常做瑜伽,让自己放松心情,但他对员工的要求近乎严苛。不仅大多数经理都在凌晨4点30分左右就会到办公室,还要求保持绝对的安静。他的好友提摩斯形容︰“他让办公室安静得像在办丧礼,因为他厌恶任何会分心的事,这有时会让同事抓狂。”此外,葛洛斯认为,对于交易员来说,控制情绪也极为重要,因此,再大的交易成功,也禁止欢呼。对于细节,葛洛斯更是一点也不放过。曾有PIMCO的员工,因为忘了在会议报告的文件标上页码,立即被葛洛斯要求降低该员工的考核。

葛洛斯花了人生大半的时间,专注在他喜欢的两件事上,就是“交易”和“赚钱”。为了这2件事,他不惜被部分员工或媒体称为“独裁者”、“暴君”。甚至,在接受《彭博商业周刊》采访,谈到外界对他的批评时,他还开玩笑地说︰“每次看报纸,我都会对自己说,『至少,我的妻子是爱我的』。”

然而,不论是“暴君”也好,“独裁者”也罢,对于市场投资人来说,所关心的只是,已近70岁的葛洛斯,到底是迟暮的英雄?还是不死的无敌战士?未来的投资市场,将会揭晓答案!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经编者收集整理后,仅供各位读者参考。